中国经济增长面临挑战(2)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Thomas Rosky)是公开系统质疑中国经济增长数据的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

他曾经发表长篇文章,从经济增长与能源消耗萎缩,从物流下降和主要工业产品的缓慢增长等因素,对中国经济增长提出全方位质疑,从而也成为中国官方大量反击文章的目标。他曾发表一篇长篇文章,质疑中国经济增长的方方面面,从经济增长和能源消耗萎缩,从物流下降和主要工业产品增长缓慢,从而成为中国官员大量反击的目标。

但就连这位经济学家也在几天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明确表示,他相信中国去年8%的经济增长是可信的,中国经济不是泡沫,不会像一些专家预测的那样迅速崩溃。

罗斯基的观点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听听他自己的解释:罗斯基说:“首先,所有这些争论都围绕着过去五年展开。

谈到1977年或1978年改革开始后的头20年,我认为,如果我们必须选择一套经济数据来使用,最好的选择应该是《中国年鉴》提供的数据。

当然,一些学者已经提出了自己的数据,但总的来说,中国的官方数据可能更可靠。

分歧主要始于五年前。

罗斯基多次指出,在1998年和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从许多经济现象来看,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不会超过2%,零增长也是可能的,甚至负增长也不能排除。

然而,罗斯基认为,1999年后,中国的经济形势有所改善,增长率将会更高。

罗斯基认为,去年的增长数据是中国政府在过去五年中唯一可信的数据。

中国的经济数据受制于政治,但罗斯基对中国经济增长数据的政治影响的怀疑是无法消除的。

当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他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罗斯基说:“当然,我的感觉是中国统计部门每年都会公布这个数字,7%或8%。

我怀疑有人强迫他们这么做。

去年五月,《中国日报》发表了一篇采访国家统计局负责人的文章。

负责人说了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他表示,中国的统计系统无法有效抵御政治干预。

他说的不是地方和省级的行政干预,而是中央政府的干预。

“中国学者对政治干预的统计问题有更多的经验和理解。

中国驻美国经济学家何庆莲表示,利用经济数据为政治目标服务是朝鲜一贯的做法。从大跃进到四个现代化,它一直是“像人民一样勇敢,像土地一样有生产力”。中央政府官员想增加多少就增加多少。现在,增长数据已经成为朝鲜执政合法性的基础。

何庆莲:“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干部选拔机制决定了各级报告的数据是混杂的。

为什么中国要把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定在8%?这是因为朝鲜将经济增长视为其自身合法性的唯一基础。

“干预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总编辑程晓农,他说罗斯基的怀疑是正确的。不仅在地方和省一级,而且在中央一级,都存在严重的政治干预统计问题。

程小农:“事实上,中央政府也干预了这些数字。

例如,1998年长江洪水爆发时,统计局向日本中央委员会和国务院报告,经济增长率分别为3%、7.8%、8.0%和8.2%。

让中央政府选择。

朱镕基的选择是高8.2%,因为洪水比前一年大,经济增长率比前一年高,这不能说。

说八点钟似乎太准确了,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他们最终使用了7.8%。

7.8时,洪水影响不大,但逐渐平息,达到了8%的中心目标。

程小农指出,从这个例子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国家统计局在确定统计数据时远非独立。

当然,程小农也承认,在过去两年里,国家统计局在改革统计工作以符合国际标准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比如允许企业绕过轻工业局等地方主管部门,直接向地方统计部门报告数据。

然而,地方统计局仍然必须服从地方党委的领导,而地方党委往往对统计工作的能力和业绩产生影响。

这是地方经济增长数据往往高于中央政府确定的数据的一个重要原因。

统计毕竟只是数字。

中国经济的具体情况如何?快速增长能持续吗?有什么严重的问题?Mu 2018在线彩票的最新消息将在未来的报告中进一步介绍专家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发表评论